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大器晚成宗庆后和他生命中的三个女人

时间:02-26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49

大器晚成宗庆后和他生命中的三个女人

2023年12月12日,娃哈哈集团“2024年全国销售工作会议”在杭州举行。每年最让人期待的重头戏,是董事长宗庆后的大会发言,但这一次,发言人却意外变成了宗馥莉。宗庆后只言未发,仅为优秀经销商颁发了奖项。这个变化,也被外界解读为娃哈哈集团权力更迭的信号,宗庆后正式退到幕后,宗馥莉走向前台。身材明显瘦削的宗庆后,此后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。直到2月22日,他的健康状况再次引起关注,3天后传出去世消息,一代商业传奇落幕。此前,冯根生和鲁冠球已先于他去世。至此,作为杭州本土企业发展史上最负盛名的三驾马车之一,宗庆后结束了他79年的传奇人生。和很多毁誉参半的传奇商业大咖相比,低调的宗庆后是少有没有争议的商业领袖,即便蝉联全国首富的鼎盛时期,也鲜有负面消息传出,而他白手起家、大器晚成的创业故事,一直是坊间美谈。关于他的传闻,甚至还没有女儿宗馥莉热闹。宗庆后出身贵族,却家道中落。14岁的时候,父亲突然失业,家里失去了所有的经济来源,同样是大家闺秀的母亲,挑起了全家7口人的生活重担。17岁时,因为家族过于窘迫,宗庆后放弃学业,随父亲全家迁回故乡杭州,投奔亲人。父亲因为身份原因,一直处于失业状态,母亲则应聘到一所小学教书,晚上再出去打一份工,就这样养活全家,其艰辛程度可见一斑。宗庆后是家中老大,为了减轻母亲负担,他开始下乡插队,先后在舟山和绍兴乡下工作,在农场里种过茶,在海场挖盐晒盐,甚至还烧过窑。直到1978年,他才回到杭州,接替了母亲的教书工作,后来又放弃了这份工作,到校办企业当了一名销售员。在提起这段岁月时,宗庆后曾说过,是自己水平太低教不了学。其实,这不过是一种自谦,从小学习优异的他,教小学生绰绰有余,但他志不在此,他心中的梦想是星辰大海,家里的弟弟妹妹也需要他挑大梁。在人生中的每一次决定,宗庆后都得到了母亲王树珍的坚决支持。宗庆后是孝子,如果母亲不支持,他断然不会由着自己的性子来。后来,年逾九旬的老母亲曾说过当初的想法,她说宗庆后和自己的丈夫很像,特别聪明,学东西快,做任何一件事都非常专心,工作起来顾不上其他,很有钻劲。但和丈夫的优柔寡断相比,宗庆后更有闯劲和干劲。母亲留给宗庆后的无形财富,除了坚韧拼搏之外,还有豁达和超前的意识。这也是宗庆后后来敢于接管校办企业的一大支撑。彼时,宗庆后已经34岁,不但没有结婚,连个对象都没有,眼看着就要打光棍了。好在,一位一直看好他的老教师,帮他牵线搭桥,介绍了一位同样是大龄青年的女孩,也就是后来的妻子施幼珍。施幼珍比宗庆后小4岁,已经30岁出头。就这样,一个嫁不了的老闺女,一名眼看就要打光棍的老青年,就这样认识了。次年,他们结了婚,当时宗庆后已经35岁了。两年后,他们的女儿宗馥莉出生。婚后的宗庆后,在校办工厂工作长达10年,这期间,他不但做过推销员,还尝试开办过电扇厂和电表厂,但都没有成功。1987年,是宗庆后创业的元年。当时,上城区文教局要将校办企业的经销竞争外包出去,并提出了年创收4万元的指标。担心旁落的宗庆后,直接开了10万元的目标,吓退众人。带领着两个退休的老教师就开始创业了。人人都在质疑宗庆后夸海口,没有金刚钻还敢去揽那个瓷器活,都等着看他的热闹。就在这个时候,妻子施幼珍给了他鼓励和帮助,一边照料年幼的宗馥莉,一边给宗庆后打下手,跑前忙后。即便宗庆后日后成为首富,施幼珍依然不为外界所了解。甚至连宗馥莉都众所周知,施幼珍一直还是个谜。实际上,施幼珍一如岳母王树珍,从来都是低调的贤内助。1988年左右,宗庆后想自主开发一款营养液,就找到了当时在浙江医科大学工作的朱寿民,邀请他出山帮忙。另外,他还软磨硬泡邀请百年老店“胡庆余堂”的技师张宏辉加入,不过,张宏辉并不买他的账,一直没有答应,但在宗庆后“三顾”软磨之下,最终选择走出茅庐。为了表达诚意,宗庆后还把教育局刚刚分给自己的一套三大房让给了张宏辉。这一切,妻子施幼珍都没说半个不字。当创立娃哈哈之后,宗庆后的事业便迅速走上快车道,并一骑绝尘,完成了跨越超车,迅速成为业内执牛耳的翘楚。纵观宗庆后的商业人生,其经营上的最大危机出现在2006年,也就是当年的达能收购娃哈哈一事。2006年春,法国达能想以40亿元的低价,强行并购娃哈哈集团,以此取得娃哈哈的实际控制权。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被强行抱走,宗庆后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愤怒之下他提出辞职。宗庆后的突然辞职,在娃哈哈内部引起强烈反弹,遭到了员工们的强烈反对,旋而成为全国关注的事件。此后,双方进入官司阶段,来来回回打了数十起官司,但达能无一胜出。最终,他们在2007年10月1日达成和解,分道扬镳,娃哈哈更加稳固地掌握在宗庆后手中。从42岁创业,到79岁逝去,宗庆后在起伏中劈波斩浪,塑造了商业上的传奇,而国家和社会也都给予了充分肯定,把能够给他的荣誉和地位也都给齐了。宗庆后的谢幕堪称完美。盖棺之下,他足以笑慰尘世与来生。当然,完美中总有或缺。唯一让宗庆后记挂和担忧的,恐怕只有宗馥莉了。记挂她的婚事,担忧她对企业的掌控力。宗馥莉曾经提及,自己最大的挫折感,就是来自父亲的“不认同”,她感觉自己还行,甚至比老爸还行,但在宗庆后眼中,她还需要多多摔打。自从宗馥莉进入接班视野之后,外界似乎更关注于她的婚恋,而不是在娃哈哈做了什么,这也是宗馥莉最为苦恼的事情。她需要被外界认可,更需要让父亲放心,尤其在得知父亲重病之后,她更急于担起重任。2023年12月12日,当坐在台下的宗庆后,看着宝贝女儿在台上发言时,他心里一定五味杂陈。在人生即将谢幕的时刻,当他望向女儿时,不仅仅是企业权杖的传承,更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最深沉最挂念最难舍的疼爱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